欢迎来到HugNew-拥抱变化,扫一扫右边二维码关注微信订阅号:Martin说 或 加QQ群:427697041互相交流,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群体智商真的低于个体智商吗? ——《乌合之众》

随笔 Martin 2193℃ 3评论
我们以为自己是理性的,我们以为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是有其道理的。但事实上,我们的绝大多数日常行为,都是一些我们自己根本无法了解的隐蔽动机的结果。
——古斯塔夫·勒庞
张小龙的专题分享《产品的思路》曾谈到:“这里想讲一下互联网产品与传统工具的区别是什么。这其实不是我的观点,而是我看了凯文·凯利写的《失控》的书以后总结出来的,我也希望在座各位有空的话也去看一下,我给很多人推荐了这本书。因为这本书很厚,所以很多人都没有耐心的看完它,我自己也是。那本书非常好看。如果我们面试一个大学生,如果他告诉我他看完了这本书,我肯定就录用他了,不过他们不知道这个秘诀。如果我们做互联网产品的不看一下这本书,我认为知识是不全面的,有缺陷的。因为他从生物学的角度、社会学的角度来描述了一种群体效应,这种群体效应如果只通过一页PPT来讲述的话有点太肤浅了。总的来说,结论是说群体的智商低于个体智商,这个观点不是在那本书里面的,而是在另外一本书里面的,我不记得书名,是一种群体心理学的书。说一个人在一个组织里面,这个组织的平均智商是低于个体智商的,任何组织,公司是一个组织或者说大的政党是一个组织,个体的智商才是更高一些的,群体会拉平这个智商。比如说在微博里面,微博上多了,你的智商会降低的,大家认同吗?你没有发现这个变化,因为你每天在降低一点点。”
大家也许会好奇,张小龙提到的另一本不记得书名的书到底是哪本呢?其实就是今天要谈的——《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 是一部解析群体心理的经典名著,虽然是一部学术性著作,但语言生动流畅,分析鞭辟入里,入木三分。 该书原名“the crowd”,直译为“群体”,而译者翻译成“乌合之众”,增加了些许感情色彩却不失偏颇。作者勒庞以法国大革命作背景(在大背景下作者行文某些方面确实带有些许偏见)思考个人与群体的关系,他通过革命中种种行为的分析发现,即使一个个有自己独立见解的人,一旦他们加入受人民崇拜意识形态蛊惑的群体,就变成了乌合之众中的一员, 他们的个性便会被湮没,群体的思想便会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而与此同时,群体的行为也会表现出排斥异议,极端化、情绪化及低智商化等特点。进而对社会产生破坏性的影响。

群体定义

什么是群体呢?基于大众的一般思维,也许会给群体下这样一个定义:一群人凑在一起就组成了一个群体 。但是在这本书谈的群体其实指的是许多人凑在一起,每个人的个性消失,感情和思想都在关注同一件事情,这许多人就形成了一个群体。从心理学角度这个定义中可以看出并不是一群人凑在一起就组成了一个群体。凑在一起的人必须在感情和思想上都关注同一件事情,每个人的个性消失,这群人才形成了一个群体。群体是一个活生物,有自己的感情,有自己的思想,并且不同于组成群体中每个个体的感情和思想。在群体中,个体个性消失,他们的感情和思想和群体的保持一致。而当群体离散时,个体就又立刻恢复到了自己以前的状态。

群体的特征

群体有两个基本的特征:一是群体完全受制于低级神经刺激,与个人不同的是,个人能够通过理性的有意识的思维来过滤掉各种冲动的行为,而群体则不能;二是群体易受暗示和轻信。还有一些其他的特征:群体智力低下、群体比个人更有力量,但是表现极不稳定(随着外界刺激因素的变化,群体的兴奋方式和兴奋程度不断发生着变化,它们会屈服于种种原始的冲动。)、群体可能比个体表现得更好或者更差、群体受情感影响、群体什么都干的出来、群体往往会构成骚乱的因由,但群体却更多表现为一个英雄主义的群体、群体没有任何长远打算、理想和现实之间不存在障碍,那只是对他们的挑衅、群体的情感并不来源于我们的内心,而是来自于外界的刺激。
个体融入群体之后,个性会有一定程度的消失,情感和思想会转向群体所有的公共方向,甚至和自己原有的相反。群体冲动、易变、轻信、急躁、偏执、专横、感性、极端化、不允许怀疑和不确定存在,好比生物的低等状态……这与组成群体的个体素质无关,这时候其决定作用的是本能和情感,是一种“无意识”的层面,而不是理性,所以高端人士与凡夫俗子组成的群里,差别不大。

群体的情感和道德观

群体有着极端的情感取向,这是因为群体易受外界刺激表现得易变、冲动、暴躁,而群体人数众多的这一状态会给个体一种安全感,进而突出了群体内心原始的欲望和行为。群体或是很有道德高尚的或是道德底下的。这跟如何定义道德有关系,如果道德是持久的尊重社会习俗,控制内心的私欲,那群体没有什么道德可言;如果道德是一时之间表现出来的品质,如舍己救人,那么群体是一群道德高尚的人。
群体的道德,会比个人的更好或更坏。群体可以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但是也能表现出极崇高的献身、牺牲和不计名利的举动,即孤立的个人根本做不到的极崇高的行为。以名誉、光荣和爱国主义作为号召,最有可能影响到组成群体的个人,而且经常可以达到使他慷慨赴死的地步。
群体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道德观呢?群体就是一堆人聚在一起关注共同的情感和思想,个体的智力削弱,内心的本能被释放,然后趋于同样的关注点,所以说群体表现出来的行为是受外界刺激变化的,他们的道德观也是摇摆不定的。

群体的观念、推理能力和想象力

群体的观念是简单、偏执、情感化的,这是由于群体由于智力的减弱,只能接受低俗化、简单化的东西,所以表现出来的观念也是这样的。 当观念通过不同的方式,终于深入到群体的头脑中并且产生一系列效果时,和他对抗是徒劳的。
群体不具备什么推理能力,他们只能观察到事物的表面然后进行关联,于是就普遍化,这是一种伪推理能力。
群体的想象力十分强大。 它是一种形象化的想象力,只能够被形象所打动,只有形象能吸引或吓住群体,成为他们的行为动机。因此掌握了影响群众想象力的艺术,也就掌握了统治他们的艺术。

群体的信仰

群体的“上帝”从未消失,一切宗教或政治信条的创立者之所以能够站住脚,是因为他们成功的激起了群众想入非非的感情,他们使群众在崇拜和服从中,找到了自己的幸福,随时准备为自己的偶像赴汤蹈火。
群体中必定有一个领袖,他引导这群众的意见和行动,如果没有领袖群体就是一群困惑、茫然的羊。为什么说群体必有领袖?群体其实是渴望被统治的,而领袖一般信仰极为强烈,于是就在群体中脱颖而出,成为意见和行动的领袖。领袖是怎么引领群体的?领袖靠断言、重复、传染,言之凿凿和不容置疑的断言很有威力,人们很容易臣服于此;而谎言重复1000次就成了真话;当断言和重复在部分人中形成了意见和观念,传染就开始了。领袖需要名望,名望的特点就是阻止我们看到事物的本来面目,让我们的判断力彻底麻木。
我们在用不同的词语代表相同的意义,用相同的词语代表不同的意义。不明确的词语,有时反而影响最大。当群体因为政治动荡或信仰变化,对某些词语唤起的形象深感厌恶时,假如事物因为与传统结构紧密联系在一起而无法改变,那么一个真正的政治家的当务之急,就是在不伤害事物本身的同时赶紧变换说法。比如把“地租”变成“土地税”。

群体智商真的低于个体智商吗?

从上面的一系列对群体的介绍,我们不难可以看出当个人融入群体会变傻的,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效果呢?从生理学角度看, 人类的大脑由三个部分构成,我们称之为「旧脑」、「中脑」和「新脑」。「旧脑」主要是脑干,即脊髓进入大脑的地方,它把所有的东西分成三种:可以吃的、危险的、性感的,它主要调节我们身体的自动功能,如呼吸、消化和反射活动。「中脑」是介于「旧脑」之上「新脑」之下的,它控制着情绪,对事物产生愉悦、害怕、难过、竞争意识等。「新脑」主要由大脑皮层构成,控制着有意识、有目的的行为。「旧脑」和「中脑」产生的思维方式是感性的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是无意识的、自动的、感性的且速度极快。「新脑」产生的思维方式是理性思维方式,理性思维是有意识、受控的且这也是人之所以为人的部分。感性思维主导着我们的思维和行动。 从精神分析角度看,弗洛依德把人的精神分为本我,自我和超我。为了维持社会的正常运转,我们会用理性的自我去压制代表本能欲望的本我(潜意识),可是当个体进入到群体中时,这种压制的变得不重要了。因为,“群体就是法律,群体就是道德,群体的行为天然就是合理的”。因此,当群体中的个人都在群体中让自己的本我变得不再受自我控制时,群体就表现出了智商的低下。
而本文开始提到的第一本书——《失控》对群体有着不同视角的诠释。蜂群思维是这本书作者对群体观点的一个很鲜明的例子,至于蜂群思维到底是什么呢, 在蜂群的例子中,每一只蜜蜂只干一件很简单的事,侦察一个地方,然后回来给蜂群跳舞,舞蹈的幅度越大表明这地方越好。然后蜂群再继续飞出蜜蜂去那些之前舞蹈幅度大的地方,再回来报告。最后,蜂群飞向蜜蜂好评舞蹈最多的地方。飞向哪个地方,这不是蜂群中蜂后或者某一只蜜蜂做出的判断,而且整个蜂群做出的判断。蜂群思维一定超越了它们的个体小蜜蜂思维。它的神奇在于,没有一只蜜蜂控制它,但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一直从大量愚钝的成员中涌现出来的手,控制着整个群体。它的神奇还在于,量变引起质变。从蜂群思维中我们可以看到完全的去中心化,分布式管理的思维,没有领袖的存在,这与《乌合之众》中群体的前提“感情与思想都在关注同一件事,并且有领袖的存在 ”的角度是完全不同的。

拓展阅读

在这里说下网传版本的张小龙的书单:《失控》、《科技想要什么》、《乔布斯传》、《女人的起源》、《黑客》、《异类》、《信息简史》、《数字乌托邦》。

转载请注明:HugNew » 群体智商真的低于个体智商吗? ——《乌合之众》

喜欢 (8)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3)个小伙伴在吐槽
  1. 失控读着好艰涩 反人类的书籍
    匿名2016-06-03 11:14 回复
    • 赞同
      匿名2016-08-16 11:39 回复
  2. 乌合之众、说的很贴切
    匿名2016-08-31 09:42 回复